大学的最后总结

上次写一篇完整的反思和回顾还是在大一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是一个意气风发的自己,虽然各种方面一脸懵逼,但是依然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味道。然而大二和大三的我更多的是迷茫和彷徨,个人的感觉是自己没脸写这个。
现在毕业设计已经完成答辩了,总要对大学四年进行一个像样的总结,我们开始吧。
大一结束的时候我写过一篇类似的文章,当时是在回家的动车上写的,而且还用着相同的电脑(笑)。

Never Give up on Your Dreams – Two Steps From Hell–:– / 05:20
(*+﹏+*)

关于这四年

首先介绍一下背景故事,如果把学习比作打游戏,那么我在高中就是一个妥妥的氪金玩家,属于那种不怎么努力也还能学的不错的,因为当时在机器人比赛以及理综考试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当时自己有一种蜜汁自信,就是“在我喜欢的领域一定要比别人做得好”。在高中以来这种自信一直没别打破,但是事实证明这只是因为我没遇到更厉害的人。进到大学,我首先听说了ACM比赛,高中的我也是个竞赛玩家,一个嗜成就感如命的人,完成一项成就往往能给我带来十足的多巴胺,驱使着我去做更多。在大一首先震撼我的是周围的一群大佬,不知道他们是高考没涂选考,还是云南边陲小地方的竞争真的太轻松了,真给我打击的是大一的ACM新生赛,从下午两点做到晚上七点,就真一个题没做出来,做完之后一脸恍惚的在北食堂一层吃了一碗面。下学期程序设计新生赛报名的时候,我知趣地选择当了志愿者,算是大方地承认我不行。后面因为意外发现了CTF比赛,于是选择了web方向,一开始感觉还行,之后在大二和大三的时间中感觉自己得了web pstd,看见起手一个登录页人都是傻的。然后无数次立flag要转二进制,但是队里没有别的web选手了,所以转二进制的想法被搁置到了现在。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大一虽然备受打击,但是依然是意气风发的。但是大二和大三就不太尽如人意了,一边看着自己的web能力没什么长进,面对满目套路的web题中逐渐崩溃,看着每个学期的成绩保研都还有差距。不仅非专业课不太行,专业课也偶尔翻车,有的时候我安慰自己只是应试能力不如别人,但又感觉是自己在找借口。看着不太行的成绩,不太行的比赛,感觉自己从原来的保研边缘到边缘都没有。我逐渐陷入了一种自卑和骄傲共存的状态,一面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一面又不肯放下自己的骄傲,觉得自己有些方面还是可以轻松超过别人。时常想回到高中,高中是自己最潇洒的日子,在那里还可以在喜欢的领域超越别人,在那里还可以不怎么努力就做的很好。大概大二还是大三的时候看了《一人之下》的漫画,在漫画里诸葛青原来是一个骄傲的少年,怀揣着自己引以为豪的绝技,走向了更远的世界,结果发现自己引以为豪的东西其实一文不值,自己的骄傲被彻底打碎。傅蓉问诸葛青为什么不尝试当一次loser,诸葛青说自己早就已经痛快的认输了,傅蓉对诸葛青说,这种事情对全世界承认都没有用,你对自己承认了么。看到这里我觉得诸葛青是我最真实的写照。最后我心里没底地准备竞赛,心里没底地考试,以准备竞赛为由一个夏令营都没去,做完两个比赛我买了整套的考研书开始考研,8月份在家看着别人应该1月看的考研视频,看着考研英语满篇不认识的单词,看不完的政治,不会做的数学,真的不敢说自己可以考上研。但是又不想直接找工作局限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满目星河那么美,也许自己不能亲手触摸,但是总是想看看。
大四是自己最幸运的一年,我最终成功的保研了,还是最后一名保上的,可以说如果今年政策有一点点的不同,我都很可能无法保上。在喵神的帮助下面试的第一家公司就进了,待遇不错,工作内容也不是很难,leader也还很不错,同事们也给了我很好的感觉。自己在大四完成了保研,选好了心仪的导师,从入职到离职,最后做完毕设。除了因为疫情没能去英国,一切都挺十分顺利。在这一年中,我最终接纳了自己,面对比自己厉害的人也放平了心态,算是给大学的经历最终画上了一个还算可以的句号。
现在回想大学四年,也许自己努力一下还是可以搞一搞ACM的。自己花经历去搞信安,也许并不是因为自己真的喜欢,而是因为自己的执念“在我喜欢的领域一定要比别人做得好”,所以需要寻找一条新的赛道去证明自己,当然这在现在已经放下这种执念的自己看来是有点匪夷所思的。自己曾经在大一的时候想,不着急,反正多的是试错机会,但是最后大学结束了,发现自己去尝试的都不很适合自己,发现自己不适合ACM,不适合CTF的web方向。虽然不能说一无所获,但是总感觉还是挺失败的。
当然网协的经历也是我大学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它是我投入心血最多的一个学生组织,大二直播,培训带新生,大三大四摸鱼写项目,曾经一个诊所预约系统重构了3遍,写到一半发现了新的需求,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于是又去学习新的东西,最后感觉自己还是学到了蛮多的。

关于以后

从小我们都听说过小马过河的故事,在还不知道未来做什么的时候最好在保证自己不会被淹死的情况下试试水的深浅。我选择读一读研究生来尝试一下自己适不适合做科研。如果以后能在学校当老师也还是挺不错的。当然工作也是一个选择,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后端程序员,也是一种选择。因为参加了网协,所以自己的个人经验和能力在开发和运维方面稍微比没有实习过的同龄人强了一点。大学之前的人生是单行道,只要考一个好的分数就行,大学是十字路口,考研,保研,工作出国。而大学之后更像是立交桥,从事什么样的行业,从事在哪里工作,选择什么样的生活,这可能是从小到大我们第一次做对自己为未来影响比较深远的决定,总觉得考虑再多也显得轻率。
新闻里的996,裁员,强迫辞职不断的撩拨着人们的焦虑。之前和公司里的一个实习生同事讨论过未来的工作,有人说程序员的中年危机很可怕,在精力上比不过年轻人,在一次一次的技术升级换代的浪潮中自己所谓的经验在年轻人那里可能也占不着便宜;但也有人觉得,中年危机并不是一回事,被裁掉仅仅是因为菜。
我是一个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看法的人,因为所谓的“要有出息”给了自己很多的压力,现在的自己终于大概看开了,觉得自己不需要非要去大城市,非要出人头地,非要光鲜亮丽,成为那个别人家的小孩。我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只要自己过的开心就挺好的。我不用成就多么伟大的事业,只需要养活自己,再做一点有意义的事,这样就挺好的。

关于大学

在大一暑假的时候,我问了很多比较熟悉的朋友一个问题“如果回到高一,你最想在高中三年收获什么”。最近我也向几个朋友问了一下“如果回到大一,你最想要在大学四年收获什么”。关于高中的问题大家回答普遍都是想收获一个过程,比如说友情,爱情,当然也还有好好学习;关于大学的问题,大家除了好好学习提到的更多的是关于结果的答案,比如保研,更多的比赛经历或者项目经历,感觉大家都现实了很多,这也许就是成长吧。

关于骚想法

在大学四年想了很多,看了不少。大一的时候觉得自己读的太少,几年过去了还是觉得自己读的不够多。我很讨厌双标,但是又沮丧的发现,在评价自己喜欢和讨厌的事物时,自己的标准总是有不统一的地方;我觉得当代的推荐系统会带领人走向极端,人要乐意听到与自己想法不同的声音,但有时又会刻意的避开对自己喜欢事物的批评;我觉得给人扣帽子划分阵营对讨论和解决问题本身无益,但在潜意识中又往往会这样做。现在看来结果是令人沮丧的,但是只要自己努力去改变,一定会变得更加理性和客观的。
下面有一些给自己订立的其他目标,有的做到了,有的还没做到:

  1. 不轻易的从别人的只言片语揣摩别人的立场和动机
  2. 在不了解事情全貌的情况下,不轻易地讨论和传播
  3. 就事论事
  4. 认真和人讨论问题时,摆事实,讲道理,不要阴阳怪气

关于她

再过两个月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就有5年了,其中有快乐也有难过,有欢笑也有泪水。我们都为彼此改变了很多,异地和异国的生活虽然妨碍了我们的交流,但是也让我们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日子。我想大声的和你说,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关于未来

这几年来,世界在以超乎我想象的速度变化,中美快速的走向脱钩,重启离心机的伊朗,重回冰点的朝鲜半岛,风雨欲来的科技战,金融战,还有各国逐渐抬头的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近十年来沐浴在全球化中的世界可能要迎来一场变革,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像催化剂一样催化了这一切。现在的我就如同站在海边,看见云气聚集,海浪翻滚,风暴要来了。
我们注定逃离不了这场风暴,也不知道这场风暴会将世界带向何处,我们都注定是要见证历史的人,无论世界最终如何变化,我都衷心的祝愿每个人都能做最好的自己,祝愿每个人都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大学的最后总结》上有5条评论

  1. 从对世界充满好奇到希望在这个世界里做些什么得到些什么,从傲气少年到现实中年,借着别人看这种变化还是挺引人深思的。

    谢谢。祝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